孟可乐

咸鱼写手,楚留香的旁友加我鸭

【墨打疏疏鹊桥镜/作品】

古北欧时期,正值战乱年代。

红蔷薇花的颜色染了一整面墙,白蔷薇花的颜色则点缀了一整场礼。


战士会脚蹬着马丁靴,披着红底兽皮的披风,举着他们的弯刀,前往战场。


在这个镇口有一个苹果园,园场主是名和善的女人。她的隔壁是一名新来的术偶师,听说姓江。


兵荒马乱时期,一队兵来到了这个镇上。


其中一名士兵找到这名术偶师“您好先生,国王想请你制造最坚硬的蹲最锋利的弯刀。”


“那还请回吧,我不会为任何一个国家制造兵器。”他沏了一壶红茶,端到那名士兵的面前“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的,战乱带来的只有无边的伤害,无边的苦难。”

“我清楚的,但是国王的指令谁敢违背,更何况,士兵是最畏惧战争的。我们都有亲人都有牵挂的人。”


有些时候,无论你在天南地北,只要回一趟家,只要推开那道门,不论你身上是否沾染了世俗的沧桑,或者依旧是那纯白的无暇,家里都会有一缕春风,轻轻拂过那副写满你的生命的画。


你们总认为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但实际上他们早已相遇于数年前丰收的苹果园。


战争,从来都不会使正常而富有正义的人们感到舒心愉悦,只会使他们在惊心动魄之余承受着巨大的苦难。


勉强的和平总比正义的战争来的合理


仿佛民心所向的就是和平。

但是国王怎么会允许。


在物欲纵横的社会,在尔虞我诈的社会,在金钱主宰的社会,我们总会不自觉地被拉到自己都不知道的空间,这样的社会,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后来,这名士兵被发现死在了苹果园旁边的红蔷薇花园里,也不知是不是天气原因,今年的蔷薇,最为鲜艳。


术偶师听说了这个士兵的名字,温宁,他愣住了神。

他把自己关在家里谁都不见,蓦然,有一天女巫的咒语降于这间小小的木质房子的上方。海的那边有人在歌唱,山的这头有燕子衔木枝前往大海。


一名木偶,同温宁一样,这是他的珍宝。


后来,温宁变成了一名丞相,而江澄则是从西域前来的傀儡师。

温宁一直兢兢业业从未有过丝毫怠慢,但是正因为这个道理,皇上一直担心温宁会谋反。便处处针对温宁并试图抓取到温宁的把柄。


其实大可不必的,他心里清楚,他早就为这个国家做好了一切。

除了那个前来出使的傀儡师。


“那个新来的傀儡师,真的是自西域而来?”温宁停下手中的笔问向身边的人

“属实如此”那人答到

“退下吧”

“小人告退”

他一出门,便褪下了衣物人皮,一具红木傀儡。


温宁却也看见了这一切,但他独独没有看到先前那名下人接了皇上400文银在菜中下毒。


后来,皇上已经忍不下那名傀儡师的暗中保护,便干脆赐毒酒一杯于温宁,又去找人创了些伪证。


酒入喉,苦。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我终是没能护你”

“我又制造了一个同你一般的木偶”

“你是我这生最完美的作品”


同组劳斯 @爆炒昭辣

半点劳斯 @莫子吟。

下一棒 @莫子吟。


【墨打疏疏鹊桥镜/面目全非】



关键词:我的光


血于泪中生


原作者:骄傲


目光触,不可及,心中自有一苍茫花海,未得光至,仍开不已



其实我们本来是看不见这个世界的。

是光的救赎。



景象被光折射,透过巩膜,穿过瞳孔,越过玻璃体,来到视网膜,传进视神经。



其实看不看得见又有什么关系。

谁不是披着数千张表象弯腰屈在路上。



所以光学会了转换。



他学会了形式变换。

他穿入银河,反射烈日,阳光洒在了地上,光,便摸得到了,暖洋洋的感觉,遍布被子上的每一个地方,便闻得到了,过热的温度,使得蝉在树上鸣叫了他最后一个夏天,便听得到了。



但是光其实是冷冷清清的。一如我心中的人一样。



他喜紫,喜静。



他怕被过量的腻烦,举止便适量了。



我注意了他很久。

他常常会去图书馆看莎士比亚的诗集。

他常常会在咖啡馆对着笔记本坐一整天。

他常常会带着一把黑色长柄伞,与英国绅士没有不同。





他的影子总会冲进我的眼睛。



光无处不在,却也从来不在。



当伸手想触及的时候,蓦然发现不知何处才是光。



所见之处,皆是光,未见之处也是光。



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还是要到毕业典礼的演出之前。



“你好,我是江澄,这次演出的搭档。”

“你好,我叫温宁”

说句实话,我早已有些年份没有拿起过琴了,我不是倦了,只是明白了。



“这里,在加一个滑音吧”他身上的柠檬味道钻进我的鼻尖,微热的风吹过,蝉不知疲倦地享受属于他的夏天。



光从来不会收敛任何。他该出现时落下,该消失时退让。



我回到租的房子的路和他其实是顺路的。雨声阵阵,我正好去做了一次不速之客。

茶几上放着一个瓷瓶,瓶中是正开放的薰衣草。窗沿上吊着一个晴天娃娃和一个玻璃风铃。

我就那么等着,我也不知道是在等一个人还是在等一个故事。



到最后,等到了一杯刚泡好的红茶。

外面仍下着雨,我看见他就那么端着茶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们的乐谱。



我其实极度怀疑他是不是一个英国人。



客厅的光亮很强,刺的眼睛也有点疼。我是熟悉微弱的光的。



外面的雨声也逐渐变得烦躁,打湿了晴天娃娃的衣衫,风铃中碰上了水已经不是清脆的声音 更有一丝慵懒埋于其中。



他的桌上有一张与女孩子的合照,那名女孩子从内散发出的一股莲花一般的清新气息。



我尽量把悲伤伪装的天衣无缝。

我的伤痕也就这么深,哪怕再拆两针,又能演的多感人。



或许就是人的本能,面对太过完美的事物,都不敢靠近太多,仿佛只有仰望才配他的身份。


 


你看,世界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那他去寻找光明。


 


所幸我还没忘记全部的指法,还没失去基本的乐感。


 


如同光一般,藏在我记忆深处。


 


典礼那天是个雨天。


他一如既往撑着他的黑色长柄伞。细雨干涩的味道和他身上淡淡的柠檬味,汇聚成了我的一整个夏天。


 


白色的衬衫加上黑色西装裤,刚调好音的三角钢琴,微微有些嘈杂的观众席,皮鞋蹬地的声音,汇聚成了我的一整个青春。


 


我静静埋下一座城,关掉了所有的灯。


 


我其实还挺担心的,灼热的日光灯晃了我的眼,我就干脆看不见。台下嘈杂的声音乱了我的思绪,我就干脆听不见。


我的世界只剩下我和他,我听到钢琴的声音,我的眼前是先前共同排练的画面,我投入到一半,却没由来的不安。


清淡的味道,柠檬的香味。他带着我去向了好久好久以前。


我仿佛孤独的十分圆满,也就孤独的圆满。


 


光照向了他的银指环,光反射进了我的眼睛,带着无边的孤寂。


 


 


演出结束,还不算太差,告别了青春,告别了自身。


 


我和他就这样走在回去的路上。


 


 


如前段时间一样。寂静冷清。


 


我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条路走过之后,再也不见了。


 


终于鼓起了勇气,开口,等待,沉默。


 


 


比拒绝更可怕的是无尽的沉默。


 


我知道的 如果实话会有伤害就选择谎言,如果谎言会伤人就选择沉默。


 


转身离开,告别青春,告别自身,告别光,告别夏天。


 


 


后来我听说他去了英国读研究生,我们的路再不会有交集。


 


他什么都没有做错,只不过是他忘记了回忆,我忘了忘记。


 


我重新拿起了小提琴,不再管适不适合,等在原地。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等待不是确信他会回来,只是想给自己一个理由不离开。


 


 


你是我心中的光,无处不在又从未存在。


 


我后来开了家咖啡馆,自己会偶尔在店里拉拉琴,我常常会推荐别人尝尝我的红茶,我的店里有一整个书柜摆着莎士比亚的书,我在窗沿挂上晴天娃娃,门口放了风铃。


我也常常会喷些香水,多半都是薰衣草的味道,我的吧台上始终插着一束鸢尾花,无人询问,我倒也不乐意讲了。


 


一场盛世流年,我守着残留的寂寞伤的面目全非。


 


 


 


 


 


同组劳斯 @九庚宸

半点劳斯 @莫子吟。

下一棒别看了是我


【墨打疏疏鹊桥镜/别来无恙】



辣鸡又来啦,谢谢各位捞我

关键词:无字碑


血与泪中生


七月七,乞巧至


苦情人,灯火辞


大街上唱着耳熟能详的歌谣,许是天色还未暗,所以仍有女子在河边投针,仍有妇人取一桶河水欲带回家给孩童洗发


永乐三年,国泰民安

我如今日一同,身着的是一身白麻,倒反有些披麻戴孝之感。所幸我交领处与衣袖裙摆皆有红绸缀上,倒也没那么沉重了。


习惯性的,手里总想拿些什么。不过当时朝廷繁茂,并无战乱,我总不可能背着陪我数年的箭筒,手持弓箭去参加乞巧罢。


思来想去,倒也是折扇最为合适。

我便带上了一折用草书写着晚吟多是看山回的纸扇。


纸扇是用较为厚实的白纸凝成的,扇骨则是檀木,扇风时,也能闻到一丝苦香。


万家灯火照溪明。


普通的男女子便在孔明灯上写上些许话语。许是诗句,许是愿望,许是期许,许是爱意。


虽是夏日的夜晚,可能是因为萤火虫托起了暗沉的天际所以倒也没多闷热。


空中逐渐出现了明灯,金黄的,火红的,烧掉了半个夜。

对情人的爱意远比萤火虫一生的希冀来的阔大,四周的温度又次被思念点了起来。


我打开折扇,站于桥上。

我只见百千盏明灯燃在山头山脚山腰,浓烈的爱意汇成一笔,挥墨直接点于苍茫的黑夜,天上仍可依稀辨别清的银河又将墨笔折于我的扇上。


你说人生巧不巧。

短短五 六十年,就遇上父母遇上同伴遇上爱人遇上子女遇上信仰。

或许这就是机缘罢,而天意弄人,有得有失。

得到一些,注定会失去另一些,正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而自身的信息虽记于形式的墓碑,可一生的机缘,爱恨,悲欢离合却是刻在无字碑上的。


“晚吟多是看山回?”身侧突然穿出的声音,在茫茫人海中倒也吓了我一跳。

“这位公子,这句诗怎了”我平复了下心情,微微调整好被吓到的姿态。

他轻笑了一下,声音不响,但我感觉他就是穿过明灯群,传到了山上,而山神再重重将他击回,我的耳边一时都是这个声音。

“无他,只不过我便字晚吟,而阿娘之前给我取字之时,也运用此诗句。”他穿的是紫袍,手上还带着一个玉戒,发被束于头顶,不过清爽二字“这倒也真真是巧呢,我是江澄,江晚吟,如何称呼公子?”

我还在缓缓打量着他,这一问到属实愣着了我“我。。我是温宁,字琼林”开头竟还稍有些搁楞。

“宴罢琼林,醉游花市”

“什”

“宴罢琼林,醉游花市,此时方显男儿志。这是宋朝的踏莎行,宴罢琼林一词。着实是好名。”


机缘就是这么开始的,具体的谈话内容,过了这么些个时日,谁还能记得。


依稀存在脑海里的,只有漫天的明灯,嘈杂的闹市,唱歌谣的孩童。


哦对了,还有我后来亲自取了一把空扇,想在上面题上宴罢琼林一句。

我的隶书绝比草书来的好,思来想去,却仍决定用草书。

你问原因,许是天知道罢。


今日则不同于往日了,七月七,乞巧至。

谁不知原世家公子榜上的江公子要带其夫人出来放孔明灯,就那么站在普通的石桥上,倒是登对。

江澄没再束于头顶,而是垂在身后,月光洒下来,照射出了些许银丝。


终是岁月不饶人。

终是机缘弄人。


我还记得的,我后来又在灯市见到了他一面,他未曾陪着他的夫人孩子,独自一人,身旁也未带家仆。


他似是看见我了,去旁边卖糖画的那边制了一份。

大抵是给孩子逗开心的罢,我依旧选着我的灯。


“公子不买盏孔明灯?放在空中可是好看极了呢!”掌柜的从台下取出一包新的孔明灯,一边说着一边装着,这我倒也不好拒绝了。


“来来来公子,笔墨我也取来了,公子刻在这四面题上愿望或者别的,等会我再帮您装起来。”小二从帘后走出,手中端着砚台和笔墨。


温宁提笔写下了“晚吟多是看山回。”

又在正对的那一面写下了“宴罢琼林,醉游花市,此时方显男儿志。”


“公子这手字写的是真真好,扁平端正,不愧是学过大道理的,咱这些个小人倒也不懂,就盼着夫人孩子平安的,咱累些,也没个什么不好的。”

“熬熬总会过去的”


温宁楞了些许时候,直到笔上的墨快滴到孔明纸上,小二快些接住了墨,温宁才回过神来。

“多谢了,这笔隶书,到不如我的草书来的好。”温宁给了掌柜的钱,又要了跟短蜡,走到了河旁。


他点起了孔明灯,放飞至空中。

带着隐晦的感情带着失落的心情带着忧闷的苦难,同望舒一道,飘向明月,似要驾驭他一般。


我的身后传来脚步声,我一个转身,撞到了一个人。是淡淡的莲花香。


“抱歉晚吟”还没看到是何人,但我有这个自信,一定是他,只能是他。

“无事,许久未见了,别来无恙。”他递给我一个糖画,是刻画的十分精致的凤。

“嗯 别来,无恙”


换作三年以后,我一定不会如此回答他。但又能怎么办呢?覆水难收,破镜难圆。

终究是等不到那一天的。


我依稀记得,那天漫天的孔明灯都黯然失色,仿佛所有的灯光都汇聚在了我那个满载心意的灯上,与满载我心意的人上。


一时间,周围很亮很亮。


我再也没有专门去写过草书,也不敢再去打开那两把折扇。


罢了罢了,一世缘而已,轻轻一捧黄沙,就消散在风沙之中。

罢了罢了,一生念而已,轻轻一阵清风,就坠落于大海之上。


我看不到我死后的墓碑,但我已经看见了我的碑,一块无字碑,一块用草书写了我一生的,无字碑


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你别来,我便无恙


同组劳斯 @月枫零

半点劳斯 @谢清昼

下一棒 @梦焚忧


【墨打疏疏鹊桥镜/怨不得人】

关键词:与神相拥

情于君眸现

神不是生活于天庭的,那是仙,不是神

天地混沌,云起,不知风去何方,惟一抹月存世。

我连夜赶往云梦的朱漆画堂。还不行,再等等。

跃过这座山,我便可以赶到。

这要说起 那也有段时日了。

前些时间,我前往云梦躲避敌人兵马的追击。

可四处也无处可躲,我赶忙藏身进入了一个画堂,应该能使我苟且一段时日。重要的密函,还未程给圣上。

身侧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是谁?”

一名身着白衣的少年,稚气,但也十分锐利。就像一把刀一般。

“你是谁”他又一次追问。

“我是江澄”我停止了对他的打量,“我是一位将士正在躲避敌人的追赶。”

他似乎并不太相信我的话“你叫江澄?”

“是,江澄,江晚吟。你放心,等天一亮,我便离开。”我只看到他微愣的神情,他便转了身。

“请问公子,是何人。”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敌国的把戏太多了,搞不好又是一名通风报信的人。

“温宁,其次 我是神,非人”他去生了些火,准备烧些饭。

“公子说笑了,神都是身于九重天之上的。”我只当他是太过年幼,还仍有一丝狂傲的妄想罢了。

“你说的那是仙,不是神。”他认真的扇者火

仙,是要历经磨难,渡过无数劫难,始终心存信仰,而被封仙的。

可是神不一样,神居住于所有的地方,可能是山可能是剑可能是刀可能是一株桃花。

神存在于世间全靠着凡人的信仰。如果凡人不相信山中有神,那么山神就会逐渐消散,至于会到哪里去,谁都不知道。

“民间不是有祈雨的习俗吗,祈雨过后会下雨,正是因为雨滴收到民间的信仰,便化出了实体,降一场大雨。世上本无神,全来自于人们的信仰罢了。”

“那你是什么”

“我是一把剑,我原先的主人相信我锋利无比,可以斩杀一切的敌人。于是便出现了我,我还算争气,真真切切倒是胜了一仗,民间便相信了我的锋利,便相信了我的能力,所以我还生存于世。”

后来我们聊了很多,天一亮,我便离开了朱漆画堂。

不知怎的,总有一丝遗憾。

现在我已经到了山腰,我却迟迟到不了山顶,我心中了然,便停下马。

“山神,我知道是你在拦我”

“那又如何”

“放我出去,温宁需要我。”

“你是不是真的忘记,还是属实为假装的,你怎么能忘记。”

身后一声巨响,我被卷入到了一场杂乱的时空。

我看见了我自己,但又不是我自己。

我看见我的手里轻轻擦试着一把剑,古檀木的剑匣,红色的剑穗,锋利的剑刃。

““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名少年,是温宁。

风铃声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再转头,两人已经不在。

屏风突被拉开,是我。

他在桌上摆好了一个棋盘,布好了残局。温宁也同时出现,自然的坐在对面,自然的拾起白子,天定一般。

一枚棋子掉在地上,我伸手想拾起,却根本触摸不到。

我又看见了“我”

穿好了盔甲,最后一次环视这个地方,拿起那把剑,便离开了。

没有温宁

我从中惊醒,山神恢复了我的记忆,我注定失去了一些。

我赶到画堂时,剑已经断了。许久未磨,早就钝了

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一瞬间,就是一千年。

我们哪那么幸运,正正好好与神相拥。

后来有人说,他们看到有一名紫衣男子 身边永远带着一把佩剑,不用,不弃。

罢了,机缘至此,怨不得人,怨不得己。

一直被屏蔽只好删掉大部分,过几天我会重修一遍的,谢谢各位捞我

同组劳斯 @透明爆破

半点劳斯 @雪阳

下一棒 @雪阳

【墨打疏疏鹊桥镜/岁月凝芳华】

俺是咸鱼,疯狂压字数线,过几天有空了要重修

 

 

情于君眸现

 

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如果有人问我,温宁对于我来说算是什么。

 

太难了

 

 

他是我低头看见的大路无边 他是我抬头看见的星辰万点

 

他是我生命中最浩荡的大海 是我大海边最璀璨的麦田 是我的麦田中最广阔的苍天

 

他是我的春夏秋冬 我的一瞬间

 

我依稀记得,他存活在我记忆中的每个地方。

 

他生存于遍布斗拱与构架的汉朝,生存于繁华却又短暂的隋朝,他生存于鼎盛繁荣的唐朝,他生存于。。。。。

 

我只记得第一次见他,他还是一名将士。

 

战乱年间,天地混沌不堪,百鬼夜行,民不聊生。

 

“你自己在这吗?”温润的嗓音。

 

我极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人,但我做不到。

自父亲被污蔑叛国,我便再无见过有人对我好脸色

敦煌干燥闷热的天气,烈日迎空,强烈的白光早就晃了我的眼,虚影叠叠。

依稀辨别清的,是在日光下的白衣,袖上与交领有红影叠起。像是三重浓雪飘于地面,红梅映照,无处不似仙。

那是什么?一把弓箭?竹子做的杆罢,鹅毛缀的尾罢。

 

“你怎么不回答?你能。。。。说话吗?”又是这个声音,还伴随着丝丝悦耳的铜铃。我的耳朵灵敏一丝,我可见之物便暗淡一分。

 

“非,我,看不见”张口吐出的是我熟悉因陌生的词汇,我不知多久未曾开口,许是,很久了罢。

 

“你在这很危险的”

“走吧,我带你走,去洛阳”

“你看不见也无事的,我领着你,年纪轻轻,不该为这些个战乱而淌这趟浑水。”

 

想都不用想的,我同意的,我肯定愿意的。

没有缘由的,打从心底信任他,或许是他的白衣,带来丝丝凉意。

 

“你看不见也好,看不见贪婪看不见忧伤看不见离合悲欢看不见失望。我替你看便行了,你看不见的,不愿看的,我帮你看。”

 

这似乎 ,是我14岁时的事了。

其实我也不知,在跟着他之前,我从来没有过过生辰,吃过长寿面,我的一切,都来源于他。

 

“你有名字吗?”

“有的,江澄”

“江澄,江澄”

 

我后来也问过他叫什么,他至多回我一句琼林,他不说,我也不好再问些什么。

 

跟着他的那段时间,真真是我生命中快乐的时光,我不用同先前一般躲避烈日的照射风沙的拍打。

 

我没见过他的样子,但我知道他的模样,凭着声音就能感觉出来。

 

他走路几乎没有声音,腰间一串铜铃,束发用的发带会和风声齐奏。

我听得到他眨眼时睫毛微颤的声音,呼吸时温润气息散于沙中的声音,牵着我时,心脏跳动的声音。

哦对了,心脏的声音是二重奏,我该怎么说呢,是庆幸于他听不见还是叹惜呢。

 

我20岁那年,他身为我身边与我最为亲近之人,他赐了我字,晚吟。

 

就像那些老套艳俗的文章一般,重要的谈话总是会被听到

 

我在前往琼林书房的时候,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温大人,他是江家残孽,不得不杀啊温大人,战乱时期,多一个人就多一分迫害啊”

“晚吟不是这样的人我信他。。。”

“但是皇上那边不会同意啊,您想想,自己的大臣维护乱臣贼子,这这这说出去,人头落地的,就不止他一个了啊”

“还请您,为各位多多着想啊温宁大人”

 

 

原来姓温吗?就是那个被我父亲“欺压”的家族

多老套的桥段啊。

 

过了些许时间,我只记得有人说,让我去西院等一个人,我虽不知是谁,但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门口响起了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十分细微,铜铃声也被抑制住,尽量没发出声音,依稀还有这蜡烛火焰燃烧的声音,还有风吹过纸的声音,以及提盒中盘碗碰撞的声音,他以为我听不见。

 

他推开了门,似是将提灯放于右侧,顺便还放下了提盒,吹熄了火光,点起了身后的马灯。房间里满是未烧光的蜡残留的气息。

 

他就那么对着我坐了一会,我想我知道他要干些什么。

 

七月初七,乞巧节,本事相悦之人的日子,这么看来,倒也是讽刺。

 

可谁知,他从提盒中拿出一个碗,说句实在,我听力敏锐不少,但嗅觉却仍那样。

闻着有一股淡淡的酱油味,似还有半碗高汤,满溢的都是热气,有点发腻,许是放了六钱猪油。

 

“你忘了?七月初七我们定好了是你的生辰。”

“大抵是最近热闹,便记不清了。”

我端起了面,好似没有那么腻了。他突的起身,坐于案前,开始看他的书。

 

“可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蓦然发声

 

“怎不记?”

“那便行。”

 

后来我迷迷糊糊便睡过去了,醒来后,我发现我变了。

 

我看到了窗外的红光,我的正头顶,是朱红的房梁,我的右边,是黑柱的立灯,里头还跳着光,我的眼前是一个书案,上面完好的摆着文房四宝。

 

但是我听不见了,我听不见温宁腰间铜铃的声音,听不见他呼吸时温润的声音,听不见他心跳的声音,我听不到了。

 

我赶忙跑到了房外,漫天都是明灯,火光渲染了半边的天空,上面寄托了有情人的爱意,别离人的痛苦,相思者的忧愁

 

月光穿过了云层,洒向了另外半边天,空中的云雾逐渐消散,露出一座桥,一座用繁星搭出来的桥。

 

几盏明灯飞上了桥,几缕月光架起了桥,浓烈的一腔爱意,化为墨迹,打向了鹊桥镜。

 

我终于看到了他。他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在梨花树下,明灯晃了风,风越过灯群,吹起了我的思念。

他吹落满树的梨花,盖在他的身上就宛如披了一层雪一般。一如我初见他的那天。

后来我用他给我的眼睛存在这世上。

 

我的生活没多大改变,只是常常想念那碗面。

我自己试过很多次,总是做不出那个味道,想来是因为没放够六钱猪油罢。

 

他当时就那么睡在树下的时候,脸旁一滴血泪,谁曾想,这一滴泪流了一瞬间。

也流了一千年。

 

 

这盘棋我下了太久,久到我甚至忘记了下棋最初的目的,忘记了最初的棋手,想来是久了,对,实在太久了。

 

 

现在的我正在莫高窟听讲解员讲解黄金窟的历史,我的身边突然响起一丝微弱的铜铃。

一名身着白t的少年擦肩而过。

 

“等等这位先生,我们是不是见过”我几乎是颤着问出的。

“谁知道,可能千年前我们见过罢”

 

许是岁月过于沉重,苍老了年华,许是生活太多无奈,淡漠了芳华。

 

 

同组劳斯 @梦焚忧

半点组 @肃玄Xmas.

下一棒 @云横秦岭🍂

牧白大旗我能抗!(壹)

大家好,众所周知,我是一名沧海。

 

现在在某州慢,坐对某山里安安静静的扛着大刀砍肥婆。

 

这,是我们区的榜一当当,白老板。这,是我们区的榜二当当,牧总。

 

在不知道的人眼里,这两位大佬的关系显而易见,有钱的对手。

 

但是坐对某山是什么山啊,那一般的山能比吗?我们眼里的他们,显而易见,有钱的对象

 

 

比如说上周的会武,我身为一名扛着大刀的可爱小萝莉,当然自然而然的略过了牧总发的那句“会武来人”很自然的进了下面那名暗姐发的“会武来贪生怕死的”。

 

一进会武的准备场,我就被那穷的一身浩然正气的门派才该有的温度而冻得打了个喷嚏。

 

哦哟,在我和我头的直径一样的长的距离外,站着一名身着卧夕凉的武当,我揉揉眼睛,将视角调到了两个半我的身高。好嘛van蛋呀,千牧。

 

我正从我大刀后面的包裹里掏出小凉席躺一会,眼前这名当当,却突然发了一句“我的老白呢?”

 

exm?沧沧好委屈 沧沧也不知道你的老白在哪里 沧沧只是个柔弱的连薛宝宝都打不过的小可爱 沧沧只想躺凉席上睡一会

 

沧沧委屈 沧沧离开可爱的小凉席 沧沧心想:要不您睡?

 

等等,有丶不对

 

我忽略当前频道里那些腻人的抱抱消息,哦豁,你的老白在哪里?

 

老白?谁是老白,是武当山上的那个白居乐🐴

 

机智如沧,我飞快的点开了好友列表,按下加号,在我的输入框里飞速输入了老白两个字。

 

exm?17级华仔?牧总对象?⑧应该啊。

 

沧沧运用她那个虽然看起来大实际上也只是大的脑袋想了想:老白 白。。。。 白 白潇然???exm?

 

沧沧正想点开排行榜看一下白潇然的时候 “天下会武已经开始,xxx队对战xxx队”

 

气的沧沧扔掉了手机

 

但是,对于一个刚刚发现一个不得了的秘密但是却又没能印证的小萝莉,她的爆发力是极强的。

 

这个贪生怕死队的队长只看见这个沧沧凭借头铁飞快的冲向了对面的队伍,嘴里还念叨着“你们竟然打扰一个恰粮的萝莉!沧沧今天就要砍砍砍你们!恰我一头!”

 

暗姐队长都看懵了,她向沧沧吼道“你快回来!”

 

沧沧却是一顿操作猛如虎,哪个亮了按哪个“食我大刀啦!”一直到她发现屏幕边边变成了红色。

 

只见对面双皮奶看了一下被沧沧锤掉一点皮毛的血条,她们愉快的选择了单奶。

 

沧沧倒地

 

啊!你也没告诉我这是堆w修啊,柔弱的8.7沧沧头再铁,也铁不过双皮奶冰冷的灯。

 

好在对面无人挂机,输了这回,沧沧愉快的点开排行榜,一看榜一“白潇然”再看榜二“千牧”

 

哦豁,沧沧懂了好多东西。

 

会武三连跪又怎么样,单机沧沧找到了继金顶要饭划船骑牛之外的另一个游戏动力,那就是武当两大佬的脆皮。

 

完全odk

行叭我知道了一到点梗所有人都特别积极反正我今年也到不了100fo,那么你们的梗上一条都写出来叭我争取今年全部写出来~啵唧

占tag致歉

???一觉醒来50fo了 好的那我们开始点梗点cp叭,满足你的所有要求,所有tag都完全odk(其实所有cp都ojbk 接受评论私聊前5篇)